• <cite id="tnzom"></cite>
    <label id="tnzom"><tr id="tnzom"></tr></label>
    <cite id="tnzom"></cite>
    <dd id="tnzom"></dd>

      <cite id="tnzom"></cite>

      歡迎來到中國民主促進會重慶市委員會!  今天是:
      歡迎第15131922位網友
      社情民意信息選登201907—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運行中存在的問題及建議
      來源:參議處      作者:      時間:2019-05-05      瀏覽次數:14328

      據民進會員、重慶市工商局江北區分局科長鄧玥反映,企業信用信息系統全稱為“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以下簡稱“公示系統”),是自2014年10月1日開始施行《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以下簡稱《暫行條例》)以及《企業經營異常名錄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暫行辦法)后上線使用的,至今已有四年有余。從企業及相關部門掌握的情況來看,社會各界對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的運用已基本了解,企業誠信約束初見成效。但在實施過程中,仍有一些問題亟待解決:

      1.企業信用信息系統公示效力未完全落地。以某市為例,目前公示系統中,市場監管部門在履職過程中產生的企業信息數據已實現當日交換,企業自行公示的年度報告信息和即時信息可實時交換,其他部門在履職過程中產生的企業信息數據20個工作日內交換,可見公示數據的時效性是有保障的。但即使如此,仍然有些部門還在按照商事登記制度改革前的做法,在受理企業相關申請時,要求企業到市場監管部門出具登記情況、年報情況等證明,公示系統的公示效力不能落地。另一方面,由于手機移動端APP的普及和發展,多數企業最早接觸和使用的企業數據查詢軟件是“天眼查”、“ 企查查”等第三方開發的APP,且能通過智能數據分析,標示出與該企業相關聯的分公司以及其投資子公司的情況,目前公示系統還無法實現。同時,由于第三方APP的數據更新晚于公示平臺,導致很多企業在移出異常名錄且公示平臺已經更新后,還拿著第三方軟件顯示的仍有異常名錄警示的信息來“質問”市場監管部門,這也是公示效力未落地的另一表現。

      2.異常名錄的運用較混亂?!稌盒袟l例》和《暫行辦法》實施以來,從工商總局到地方局均未出臺相對應的信用約束機制,導致社會各界對經營異常名錄的運用存在兩極分化:要么完全忽視,要么無限擴大。一是完全忽視經營異常名錄警示,具體表現為:部分行政部門、銀行、交易對象等對企業是否在異常名錄并不在意,企業仍能正常經營不受經營異常名錄的影響,約束效力為零;二是將經營異常名錄失信影響擴大化,具體表現在:由于目前市場監管總局對于未移出經營異常名錄但已經注銷的市場主體仍以紅色警示字體在公示平臺上公示經營異常名錄信息,沿?;虬l達地區部分省市的相關部門在公示平臺上查詢到總公司下屬已辦理注銷的分公司因未在注銷前未辦理移出異常名錄(法律法規未規定企業注銷前必須移出經營異常名錄)導致仍有異常名錄警示,因而限制總公司的招投標、辦理新設分公司證照等正常合法的經營活動,嚴重影響企業發展。

      3.異常名錄移出容易,失信懲戒力度較弱。從企業反饋的信息來看,稅務、社保、政府采購等行政部門較為重視對公示系統的運用,對有經營異常名錄的企業均有不同程度的限制。部分銀行、小額貸款公司等金融機構也將異常名錄情況納入企業的征信,對在異常名錄的企業采取了凍結賬戶或限制貸款等措施。但仍有一些銀行并未對異常名錄的企業采取限制措施,企業對公賬戶使用正常,企業的經營并未因其失信行為受到影響,毫無懲戒效果。另一方面,為響應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要求,部分省市的市場監管局針對未按時公示年度報告被列入異常名錄的企業,簡化了移出手續,無需再進行實地核查,只要企業履行了公示義務即可當場辦理移出。這樣的失信懲戒對企業不痛不癢,不足以留下教訓,企業失信成本低。

      4.嚴重違法約束較易規避。根據《暫行條例》第十七條規定:“滿3年未依照本條例規定履行公示義務的,由國務院市場監管行政管理部門或者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市場監管行政管理部門列入嚴重違法企業名單,并通過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向社會公示”。以某市為例, 2018年9月,該市市場監管局第一次將滿3年未履行公示義務的企業列入到嚴重違法企業名單中,這些企業的法定代表人、負責人3年內不得擔任其他企業的法定代表人、負責人,并且,自被列入嚴重違法企業名單之日起滿5年,未再發生失信行為,才能申請移出。但實際操作中,大多數被列入嚴重違法企業名單的企業均“機智”的選擇辦理注銷登記,在拿到注銷通知書后,又依照市市場監管局2012年出臺的《重慶市企業法人法定代表人任職資格信用修復暫行辦法》馬上申請進行信用修復,這樣就“完美”規避了法定代表人、負責人的任職資格限制,徹底 “洗白”。

      為此建議:

      1.市場監管部門進一步優化公示平臺的查詢、公示功能,利用智能化手段抓取關聯數據,全面公示企業經營狀況,為經濟發展提供數據支撐;加大對公示平臺運用及平臺APP的宣傳推廣力度,加深社會各界對公示平臺的認識,提高公示平臺的數據查詢的權威地位;鼓勵市場主體使用移動端APP進行年報填報、企業查詢等,提升軟件的知名度和使用率。

      2.各地發改委牽頭,以政府名義出臺《失信市場主體聯合懲戒暫行辦法》,明確異常名錄、嚴重違法名單等失信數據的限制范圍和懲戒力度,加強各部門對失信數據的運用;可以將廣東、海南、廈門等地商事制度改革舉措進行復制推廣,通過增加罰款、取消名稱保護等措施,提高企業失信成本,逐步從經濟處罰過渡到信用處罰,真正實現“一處違法、處處受限”的信用懲戒環境。

      3.以政府名義制定《經營異常名錄管理實施細則》,取消簡化手續政策,通過實地核查、核對財務報表等手段,從嚴審查異常名錄移出申請;對列入嚴重違法企業名單的企業,注銷后五年內法定代表人、負責人不能申請信用修復,依然有任職資格限制,讓企業切實品嘗到失信的“苦果”。


      責任編輯:參議處
      国产亚洲精品视频亚洲香蕉视_暖暖视频日本在线观看_国产在线视精品在亚洲_免费人妻无码不卡中文字幕系列